您的当前位置是:首页 >医院推荐 >

一个艺术家爸爸,为何不教女儿画画?他的内心独白是......

文章来源:互联网 发布时间:2018-08-01

  

  许多家长绞尽脑汁地想,要不要培养孩子的绘画天赋时,我却听之任之。对于此,有人说,你是一个画家,自然可以不管,好吧,就算是一个理由。

  但事实是我很少教女儿画画,就连这「很少」的一部分我都希望它不曾发生过。

  老实说,孩子的画,我不懂。就像面对最时髦的当代艺术一样,我也不懂,不过这并不重要,不妨碍我欣赏它。

  我甚至时常为孩子兴之所致的寥寥几笔欣喜若狂,因为我实在想不到,她怎么可以画成这样。

  我欣喜,不是因为我发现她是天才。

  我不相信小小年纪的她会有任何艺术上的创造,这只是一个意外,而对于她来说,我的喜悦与赞赏也是意外。我相信,所有的意外联结在一起,会有更多意外。

  在我看来,儿童画和成人画是完全不同的两种语言,不适用于一套解码语法。我承认我欣赏不了孩子的画,也许很早以前我可以,那套系统早已被我扔到爪哇国去了。

  对于她的作品,我是试图从孩子的角度去理解,去发现。

  她在画画时,我只静静地看,而不是告诉她要怎么做。我怎么知道她在画的时候想什么?

  也许她有点饿了,目力所及都会变成面包,画的自然是面包,而我却想成蝴蝶,我不想干扰她的思路,最终让她画了一个会飞的面包。

  她画圆画了两年,连椭圆都称不上,不过我从来没有教她怎么画圆,没有告诉她,我们是怎么用四切法、八切法、十六切法、三十二切法把一个正方形切成圆的,我觉得那样的圆不如她的好。

  她用了一年的时间学会了把圆画成封闭的曲线,

  用了一年的时间把所有的物体框进那个圆里面,

  用了一年的时间画出不同大小的圆,

  用了一年的时间把一个几乎淡得看不见的圆画到力透纸背,

  用了一年的时候画拐弯的线不用接,

  没有人教她,都是她自学的。

  不知道何时,她在幼儿园里学了一套涂色方法,每一次开始涂色之前,先把周边涂了一圈。

  这一圈对她来说有什么意义?她根本没有办法处理这一圈与后来所涂线条的关系,画完看着总像是一道伤疤,每次看它都是那么突兀。

  不过好在幼儿园里孩子多,她始终处于自由作画的状态。

  我从不评价她从幼儿园里习得的东西,我鼓励的是她的原生态能力。

  因为看不懂,所以也从不用好坏来评价她的画,当然我也反对用类似心理分析的方法试图去判断孩子。

  孩子是多变的,她的画表现了她一时的所见所想,明天不会是同一个太阳。

  我相信她在涂抹的时候是在和自己对话,开心过了,伤心过了,然后就忘了。

  你看到的只是一具尸体,这具尸体她随时可以放弃。

  不过要是你肯帮孩子收藏,她会很开心的,因为在另外的一个时间里,另外的一个场合中,她会很意外地发现,这是她的作品。

  于是她重新藉着这些尸体回到那个充满阳光的记忆小屋,如数家珍一样,告诉你,这是会飞的饼干,这是干草叉子,这是汽车,巴拉巴拉地说个没完。

  我喜欢听女儿讲话,我看不懂,但我能听懂。她的话和她的画,在这个时候是没有区别的。

  我惊叹于她高度的创造力,所以我总是劝家人,在她作画时,做好鞍前马后的服务工作……

  有一天女儿严正地提出抗议,墙上为什么只有爸爸的画?!她庄严地宣布,她的画也要挂在墙上。我们感到意外,立即同意了她的诉求。

  每一件作品都是伟大的,因为童年不可重复。

  家里有好多她的秘密储物柜,捡来的各种纸片、创作的碎片,还有剪贴,我们像一个时间小偷一样,定时地把它们收纳。

  有一天,她长大了,希望她会从这些时间胶囊里翻出幸福的秘密,一件件地品味……那时不再需要我们来收藏了。

  当然我不会永远都不称职。如果有一天,她告诉我,她不喜欢自己的画了,这个时候我会给她一尊石膏和一盏聚光灯。?

  如果您或您的朋友和家人遇到健康方面的时候,你可以通过以下方式和上海人流医院的妇科专家取得联系。本院专家将真诚为您排忧解疑惑,并严格保护患者私隐。